[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投资企业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投资企业 >  

AI正在重新定义金融创新

点击: 时间:2017-10-09 18:47  来源: 未知

  今年7月1日,证监会推出了适当性管理,希望通过给投资者分级的方式,将没有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清算出去,这意味着中国股市“去散户化”的运动由此声势浩大的展开。

  “去散户化”的分级制度推出后,券商首当其冲,中型券商的投入本钱增加了千万以上,但目前大部分券商能做的仅仅是APP、PC端的前中后端的软件层面的改造,这些改造之后,同样无法知足投资者填表、登记、审核、风险测评、分级归档等一些列的合规要求,人力资源成本无形中又增加了不少,工作效率反而还降低了。

  2016年,作为中国的人工智能元年,在金融科技领域也掀起了一场有关大数据、机器学习、盘算机天然语音、人脸识别、算法、模型等等新技巧应用浪潮。但是AI科技应用在金融范畴是把双刃剑,运用得好,是有利于维护投资者的好处。

  服务中产阶层

  中国老百姓财富增长越来越快,2016年已经到达126万亿,仅次于美国,但是真正得到金融服务的老百姓却不多。在财产增长的过程中,金融服务的门槛不断提高,大多数的长尾用户得不到任何的金融服务。

  金融AI却可以下降门槛,即便是长尾用户也不会被摈弃。如美国高盛,2016年之前的服务门槛是在一千万美金以上,现在低于一百万美金的用户也能吸收,以前是素来不接受的,因为人力资源上无法应付,现在不同了,全体用机器人来完成。中国中产阶层规模是全世界最大的,中国金融AI在这一领域的前景非常伟大,对于长尾用户来说,这是利好消息,因为他们也有了适合他们的投资渠道。

  AI金融的研发投入很大,我们可以比较一下中美的投入差别,今年摩根大通投资了90亿美金,汇丰银行在人脸识别、区块链技术的投入在24亿美金,国内华泰证券去年投入是3亿人民币,今年12亿。国内更多的券商和机构还没有本人的研发团队,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市场机遇。

  辅助投资者分级

  在恰当性治理出台后,一方面,各大券商为了合规改革疲于应付,同时造假、填报假信息的现象也开始滋生,投资者的风险没有得到彻底掌握。另一方面,投资者的状况是动态的,去年仍是第五个级别的投资者,到了今年或明年情况可能产生了很大的转变。这样一来,券商每年都要给这些投资者做评测,消耗大批的人力物力,两边都不讨好。

  美国的情况是不是好很多呢?并没有。美国金融机构每年花在反洗钱上是200亿美金。如果汇丰银行反洗钱方面不投入的话,可能一下要罚几十亿美金。美国在这方面工作也是大量的靠人工完成的,和中国当前的情况类似。

  这些矛盾通过金融AI是可以解决的,大大进步了效率。

  我们的AI团队目前在统一些券商机构协作,券商的投资者数据经过我们的设计好的模型和算法,很快就能将这些投资者进行分级,投资者是什么样的等级,拥有怎样的的风险承受能力,有怎样的投资风格等信息很快就可以浮现出来,而且数据信息是动态更新的,这不仅节俭了券商日常的行政支出,也可以晋升投资者休会,更重要的是,投资者的等级分级是无法造假的,投资者的风险从监管层面得到了有效的节制。

  确立用户画像

  中国这几年的金融创新创业做得很好,但很多创新没有明白的用户对象,带来的可能成果是,将私募产品、高风险产品推到了那些风险承当能力有限的人眼前。我以为,做金融要有敬畏之心,创新带来便利的同时也要防备风险,假如只顾及了方便而不防范风险,会得不偿失。我与香港很多金融机构议论金融创新的时候,很多人开端批驳香港,批评香港作为金融之都,金融创新的步调太迟缓了,却做的非常不好。持这些批评意见的人实在并不懂得香港,这是因为香港的法律非常严格,各种限制、审查做得滴水不漏,香港的金融创新必需基于整个金融体系,所以香港的金融创新看起来很慢,但香港金融出问题的几率大大低于中国大陆的几率。

  反观大陆的情形,互联网上各类金融衍生产品的广告铺天盖地,老百姓很轻易被那些打着高回报旗号的产品所诱导,像e租宝、泛亚贵金属的例子层出不穷,就连学校也涌现了高利贷从而导致裸贷的奇葩事件。

  而监管部门很难也没有精神识别出这些金融诈骗和高风险产品,所以我们FDT-AI团队一直在做产品画像的开发,通过产品画像能够赞助券商、监管部门倏地的辨认出高危险或者分歧规的产品。在美国,许多高风险的产品是不能面向一般大众做广告推广的,因为普通老百姓是没有相应的风险承受才能,推给他们的最多也就是ETF相似的理财产品。

  有了产品画像,联合投资者画像,就能将合适的产品推送给适合的投资者,我想这是金融科技带给智能券商的最大先进,同时也解决了中国当下最严重的资产错配问题。

  如果券商们能做到智能资产配置,那么券商和投资者的关联将会发生宏大变化,投资者的资产得到了有效的保护,风险把持好了,用户很难流失,散户自然对机构就发生了信任和依赖,这种理想结局一旦呈现,中国“去散户化”的困难也就迎刃而解了。

  从前我们的投资者教育始终停留在“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的概念化层面,形同虚设。

  我认为保护投资者最好的方式不是监管,而是改变投资者的投资观点,提升投资者的交易能力,也就是要给投资者赋能。

  面对亿万级别的个体,依靠人工方式的教育不现实,但通过AI科技就可以实现这个理想。

  我们的FDT-AI团队已经在普惠金融教导方面做了几年的研发工作,获得了初步的效果,我们的做法是通过投资者的各项投资行为指数即可剖析出投资者的个性作风和交易能力,然后针对不同的投资者准确的推送投资者所需要的知识和信息,从而做到千人千面。

  (口述者为香港金融数据技术有限公司(Financial Data Technologies Ltd.,FDT) 开创人及CEO、本报记者郑?心采访整理)


【上一篇:假期铁路累计发送旅客突破1亿人次
【下一篇:没有了 】
友情链接:
首页| 开发区概况| 园区建设| 招商引资| 科技创业| 党群工作| 政务公开| 网上办公| 政策法规
黑ICP备10008685号